第1410章 数树深红出浅黄

365bet官网是什么_365bet线上盘口_365bet扑克网: 神级黄金手 作者: 天牛行空 更新时间:2019-10-29 06:00:12 字数:3523 阅读进度:1439/1440

www.50zw.cc

第1410章 数树深红出浅黄

再不好意思,也不能掉头就走,那更丢人。

徐景行硬着头皮朝开门的任玲挤出一个笑容,“嫂子好。”

刀雨晴和任玲的关系很好,虽然被抓了现行也有点害羞,但还是跟任玲使劲儿抱了一下:“嫂子,我还以为家里进贼了呢,吓我一跳。”

任玲没好气的说道:“亏你前几天才把钥匙给我。”

“嘿嘿,这不是一时间没想起来么。”

“别傻笑了,快进来。”

进门,换上拖鞋,刚刚出了一通汗又冻了一会儿的刀雨晴并且衣服有点不整的刀雨晴赶忙跑进卫生间洗澡,把徐景行给扔在那儿不管了。

徐景行一个人在任玲面前别提多尴尬了,但还只能没话找话,偏偏还不能提比较敏感的话题。

什么敏感?

当然是任玲为什么放着刀家的大别墅不住要来这儿过夜,还有童童哪儿去了?

好吧,这些问题其实他能看出个大概,在刀家别墅住的那几天就隐约能觉察到一些,只是他不想打听人家的八卦而已。

现在也一样,只能跟任玲瞎扯工作方面的事情。

也多亏了他前几天刚刚认识一个当老师的朋友,不然连瞎扯都找不到合适的话题。

等话题聊的差不多的时候,同样也有点尴尬的任玲低声问:“你们吃饭了没?”

“……没,”他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了,总不能真饿着肚子过夜吧,那也太委屈了。

任玲“噗嗤”一下乐了,“我去给你们煮点面条吧。”

“嫂子,不用那么麻烦,喊外卖吧。”

“麻烦什么啊,你可是我家童童的救命恩人,哪有来了让你吃外卖的道理,而且煮面条也不费事儿,很快,”任玲说着就起身去厨房忙活,不过临进厨房时却又指了指徐景行的脖子,“你也去洗洗吧。”

徐景行更尴尬,不用检查也知道脖子上有什么东西,肯定是刀雨晴的口红,那女人出门前可是精心化了妆的,之前温存的时候可没少在他身上留记号。

不过既然任玲把这事儿直接点明了,他也用不着再遮遮掩掩,也脱掉衣服直接直接进了卫生间。

“你咋进来了?”

“你嫂子让我来的?”

“啥?”

“还不都是你做的好事儿,”徐景行故作幽怨的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和脸,刚才对着镜子瞅了瞅,到处都是口红印儿以及一个个形状半满的草莓。

刀雨晴见状“咯咯”的笑了起来,笑的花枝乱颤。

嗯,真的是颤颤巍巍的那种颤,以至于徐景行当时就把持不住了。

好在还记得屋里有个任玲,没有真刀真枪的再杀一场,但一场简单的冲澡也冲的火气冲天。

在相互帮着擦拭身体时,他才低声问:“你嫂子什么情况啊?”

“能有什么情况,不就那样呗。”

“哪儿?跟你哥的感情不太稳定?”

“明知故问,就我哥那样,知道个什么感情不感情的?整一个大傻子好么。”

“那你嫂子还……”意思是任玲怎么会选择嫁给刀志诚那样的大傻子,“看起来她也不像是个贪钱的人啊。”

刀雨晴轻叹一声,“高利贷呗,我嫂子她做生意亏本借了不少高利贷最后实在还不上了就想方设法把她送到了我家……”

“……行吧,我还以为有什么令人惊叹的故事呢。”

刀雨晴妩媚的白了他一眼。

“嘿嘿,好了,赶紧擦干净出去吃饭,你嫂子给煮了面条,也不知道手艺怎么样。”

“那你有口福了,我嫂子煮的面条是一绝。”

因为没有男式睡衣,徐景行只能裹着个浴巾出来。

好在在刀家别墅的时候已经快习惯了,又有刀雨晴在,所以还算自然,任玲更没说什么。

至于任玲的手艺,确实不错。

虽然面条用的是干挂面,但味道还真讲究,虽然食材只有面条、鸡蛋、青菜这三种,但面条软硬适中,面汤清亮透彻,上边飘了几点油花,吃起来格外爽口。

说实话,吃惯了那些制作精致的大餐,回头再吃这些个清淡的家常饭,还真让他胃口大开,以至于一口气连吃好几大碗。

他这边吃着,任玲在厨房里煮着,煮一晚吃一碗,每一碗都能保持最佳口感。

看得出来,任玲也是个会享受生活的人,小日子过的比徐景行还讲究,别的不说,能把干挂面煮出这样的口感,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最起码得用心研究很长一段时间,普通人哪有这样的心思和心情。

吃完之后,徐景行抹抹嘴,朝任玲竖起大拇指:“嫂子这手艺真没的说,开个店保准能火。”

任玲轻笑道:“我可受不了那个累。”

“也是,开饭店是真辛苦,”徐景行颇为赞同的点点头,陈笑烟投资的那个驴肉火烧店是赚钱,但累也是真的,店长每天四点钟起床,晚上十一点多才能睡觉,经常一整天下来连饭都顾不得吃。

陈笑烟本人在店里帮忙的时候也一样忙的脚打后脑勺,店里的普通员工就更不用说了。

这不是说多雇人就能解决的问题,而是正常营业的饭店里就那么个气氛,再懒的员工进去也会被那种气氛感染着加快速度。

如果一家饭店里的员工都闲到可以爬那儿玩手机,那离关门也就不远了。

包括老板也一样,开饭店,一个当老板的要是以为顾个店长就可以逍遥自在?,那就大错特错的了,店长始终只是店长,当老板的不亲自瞅着点,店里的生意就算不黄,也不会好到哪儿去,最起码想上个台阶是不可能的,除非能做到集团化管理。

所以徐景行就觉得任玲这个女人还真有点意思,连这种偏门的生活阅历也懂。

随后简单聊了聊才知道,任玲还真有过这样的想法,但在考察过几家饭店之后就放弃了,宁愿去学校跟那些个熊孩子们打交道也不愿意开饭店,哪怕她很喜欢动手烹饪各种美食。

聊到美食,两个人算是有了共同话题,都是吃货,也都有一手不错的厨艺。

说的再直白点,两个人都是那种相对比较小资,比较文艺的存在,三观比较一致,如果有空闲时间,一定会亲手做上一顿好吃的犒劳犒劳自己,哪怕只有自己一个人。

可惜这两年的徐景行是越来越少动手,一是忙,二是身边有人给他做这些,蔡小芷的出现更是直接让他退化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懒货。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三人这才准备睡觉。

嗯,当然是各睡各的,任玲一个人睡,徐景行和刀雨晴一块睡。

这房子有一百六十多平,却只是三居室,卧室面积很大,足够两个人折腾了。

只是顾忌着任玲的存在,两个人多少收敛了一些。

但也因此而多了一些别样的刺激,以至于本来已经不堪征战的刀雨晴又奋起余勇跟徐景行打了个大半个晚上。

第二天两人起床后,任玲已经上班去了。

这女人虽然嫁在刀家吃喝不愁,可却始终没有辞职,依然要天天去学校代课教学生。

按照刀雨晴的说法,“在家里多没意思?天天看电视上网逗孩子逛街玩游戏健身?迟早会跟我一样变成废人。”

徐景行则笑道:“这可是绝大部分女人梦中才有的生活,怎么倒你这儿就这么嫌弃了。”

“肯定要嫌弃啊,一两天可以,三五天也行,甚至一两年都不怕,但三五年甚至十来年以及整个余生都这样过,你觉得还有意思?”

好吧,也有道理。

徐景行竟然无言以对,想想刀雨晴讲诉的那种生活,时间长了也确实无聊,最起码他享受不了那样的生活。

现在的刀雨晴就天天那样过,也确实无聊。

因此他试探着问:“那要不找个活儿做?”

刀雨晴却又摇头:“别,我都已经是个废人了,就让我继续废下去吧,反正不愁吃喝,还傍上了你这个大佬可以给我的生活增添几分色彩,何苦再到处折腾?”

“好吧,你确实是个废人了,”徐景行哭笑不得的揪了揪刀雨晴白里透红的脸蛋,“走,今天带你这个废人出去溜达溜达,踏个秋。”

“人都是踏春,你踏秋?”

“对啊,刘禹锡那诗写的多好,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试上高楼清入骨,岂如春色嗾人狂,啧啧,想想都很美。”

“那,去哪儿?”

“在首都,当然首选香山,现在正是好时节。”

“可现在游客很多啊……”

“……”徐景行瞬间哑口,他把这事儿给忘了。

不怪他健忘,实在是好久没怎么接触普通人的生活,之前一直忙着在工作间里干活儿,这才刚刚出关不到三天,还真忽略了现在正逢国庆节的事实。

也是,这个时候去那些旅游景点玩根本就是找虐,估计去了连个停车位都找不到。

算了,那就在家里待着吧。

香靥凝羞一笑开,柳腰如醉暖相挨,日长春困下楼台;照水有情聊整鬓,倚栏无序更兜鞋,眼边牵系懒归来。

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在阳台上坐着晒太阳都是极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