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锋芒 第517节 展示和震慑

365bet官网是什么_365bet线上盘口_365bet扑克网: 旅明 作者: 素罗汉 更新时间:2019-10-28 08:18:22 字数:2333 阅读进度:517/517

鬼头洼劳七被扫平以及增城县衙的平匪告示这2条消息,在周边地区的山贼界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个时候,人生百态就体现出来了。

最先做出应对的,是一些小股匪伙。就和后世专门去新店消费的人一样,古人同样明白这个道理:第一个吃螃蟹的,大概率会有好处。

于是,就有几股人数少,船小好调头的散匪,第一时间跑去县衙,公开改邪归正求收留。有那略通文墨的,弟兄们还光着上身背着荆条,玩了一把行为艺术。

谷县令当然是高高兴兴原谅他们了。

谷老爷肯定是高兴的:即不用操心降人的安置问题,又可以在县城父老面前刷一波政绩,就连给降人的犒赏银子都有人出了,他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接下来,看到风头不对,附近的流寇便纷纷开始远遁。

盗匪也分性质的,有毛贼,有坐寇,有流寇。对于流寇来说,增城眼下的局面既然混沌不清,那么还是先走为妙,观望观望再说。

最终,在经过这2波筛选+挤出后,潮水退去,剩下的几家坐寇开始坐蜡了。这几伙坐寇和鬼头洼劳七一样,都是占据了有利地形,传承N代,在当地有头有脸,坐地分赃的大型团队。

然而这时候,大公司的弊端就显露出来了:决策缓慢,首鼠两端,几伙人即不想和流寇一样跑路,又做不到那么多人抹下脸跑去县城投降。

只能再静坐观望一下下。

不想这一观望,北山佛头寨就又被开拓军给围了。

...........

佛头寨位于县城以北的高岭,位置险要。此地正好毗邻增城来往英德清远等地的陆路,是一处开收费站的好地点,常年聚集着大批匪人。

然后这帮人清早一觉醒来后,突然发现山下已经被大批打着“曹”字旗号的灰衣人给围了起来,之前安排的哨探一个都没回来。

粤东山沟里的匪寨虽说不知道曹字代表着什么,但就眼前这架势,已经足够寨子里阵脚大乱了。

奇怪的是,灰衣人并没有趁势攻打过来,而是分配人手,将下山的道路统统截断后,摆出了一副长期围困的架势。

这一动作,无意中给佛头寨众匪留出了统一思想,坚定信心的时间。

佛头寨老大当即判断出,脚下这些民壮和之前的官军一样,都是数量有余,攻坚能力不足的样子货。

和没有天险的鬼头洼不一样,佛头寨地形险要储备充足,只要大伙稳稳守住寨子,时间一长,下面这些人自然会散去......出兵在外就是烧银子,官府真要有那么阔绰,早就把佛头寨给围下来了。

于是双方就这样对峙了起来。期间匪伙还派人冲出去试探了一番,结果被乱枪打回来后,匪伙就彻底用石块封了寨门,坚守不出了。

在接下来的两三天时间里,双方貌似都接受了这样的局面。山下的人也不攻寨,只是一个劲的清理道路搭建营地,摆出了一副长期围困的架势。

而山上的人由于不清楚对手的实力,所以也认为这是正常情况——这本来就是正常情况,几千年来的战争,初期都是这么围困的。

到了第四天正午,局面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变化:增城县正堂谷泰,亲自出马,带着全县士绅派出的支援队伍前来劳军了!

事实上,早在三天前佛头寨被围的同时,增城县衙里就派出了大批衙役担当信使,将县太爷的命令传达到了四乡各处。

命令的内容很简单:各家大户都必须派出人手,由管事级别的人带队,给前方正在剿匪的队伍提供物质支援——每户只需要提供一担米就可以。

接到命令的大户纷纷表示情绪稳定:自古以来官府但凡有事,都是这样派粮派差的,老子见多了。这次的命令虽说多了一个管事带队,但是物质下限只有一担米,那就不算什么负担。

于是三天后,在县城集结完毕的送粮大队,就由谷县令亲自带队来到了佛头寨。

这些人到场后,才发现貌似不是那么回子事。

这支穿着灰衣,据说是谷县令从广东曹总兵那里借来的私兵,压根就不像是缺粮草的模样。事实上这次带来的所有劳军物质,居然都被人家用白花花的银饼子买下了。

要不是开拓军人多,大伙还以为这是曹总兵的家丁呢。随之反应过来的人们,算是见识到了传说中的曹总兵土豪的一面。

接下来送粮队还见到了更多的阔绰行径。市面上价格昂贵的军用铁听罐头和白米饭在这里是敞开供应,另外,这伙私兵身上的穿着装备和各种武器也让管事们暗暗咋舌:不亏是总兵手下的私兵,官兵要都是这样耗费,怕是有金山都能给败掉了!

展示财力是穿越众对土着潜移默化/震慑的第一步。对于很多有脑子的地主来说,宁可对上穷凶极恶的歹徒,也是不愿意和一个有钱人作对的——钱就是资源,有钱人手里有用不完的资源。明代虽然没有资本家的概念,但是这种道理很多人还是明白的。

展示完财力,传达出足够的信息,下一步就该展示武力了。

然后这些来自全县的,自带干粮的土着宣传员,就看到了一场干净利落的破寨军事行动。

首先还是排枪压住阵脚。

在特意挑选出来的一个风向合适的下午,开拓军这边枪声大作,将寨墙上的人压得抬不起头来。

当浓浓的枪雾随着山风飘向寨门,将一切都笼罩在迷蒙中后,提着三个炸药包的爆破手就顶着头顶的枪子窜了出去。

过了几分钟,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令吃瓜群众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在他们惊恐的眼里,远处佛头寨寨门以及众多土匪和零件,这一刻全部被炸上了天,坐了土飞机。

接下来,在仅供三人并行的山路上,穿着闪亮的重型钢甲,举着大型盾牌的甲士开始冲阵,他们身后是列队跟随的火枪手。

战斗到这里就结束了:耳孔流血的残余土匪还没有从巨响中缓过来,就被踩着门前斜坡冲进来的甲士大砍大杀,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事后,前来送粮的各支队伍,得到了免费赠送的战斗纪念品:佛头寨各位当家的腌制人头。

这之后没过多久,增城县境内的匪伙,投降的投降,远遁的远遁,一夜之间,治安大好,达到了穿越众的初步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