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7 第十三章 黄喉树懒之死

365bet官网是什么_365bet线上盘口_365bet扑克网: 拉马克游戏 作者: 乐小云 更新时间:2019-10-29 06:20:50 字数:2607 阅读进度:587/587

趁着那边在争吵,曲芸闻听梅娴诗用细不可闻的音量呢喃道:“先前见过那树懒国王,我观它病入膏肓,寿元已尽。

虽然没能问诊无法确定是什么病,但若是传染病,遗传病什么的眼下公主这情况,恐怕我们不得不做出无奈的选择了……”

梅娴诗的意思曲芸自然明白。可以听出,在她看来和袋獾王子合作是迫不得已时才会考虑的下策。但若这伊犁鼠兔公主真的命不久矣,恐怕想要赢得游戏就需要慎重考虑了。

被游戏规则中的陷阱算计所有人都不是第一次了,而对于强弱有别的团队竞争类游戏,系统给予偏弱方一定程度的优势也并无异常。好在曲芸每每料敌先机算无遗策,从一开始就破解了被规则坑惨的可能性。

就比如现在,假设鼠兔公主真的会在游戏结束前病故,那么团队风格比较排斥袋獾王子那边的云裳仙府自然就被摆在了尴尬的境地。

曲芸闻言略一思索,对梅娴诗轻声笑道:“我猜公主身体并无大碍,无论如何,总要进去见见她才好下定论。如果公主也是位糟糕的家伙,或许我们可以考虑一些更有趣的办法来通关游戏哦。”

说罢,她大步走向扔在争执不休的龟丞相和蓝蛇女仆。

曲芸不是动物学家,并不了解这条蛇女仆的品种正和表世界的濒危动物蓝蛇一致。之所以把它的名字脑补为蓝蛇,纯粹是因为这货通体透蓝,是一条货真价实的“蓝蛇”。

如果你指望看到妖娆多姿的美女蛇那可想多了。蓝蛇女仆确实生了一张带有泪痣的蛇精美人脸,但一如动物王国的半写实画风,它并没有手臂。

曲芸不由脑补了一下这货用蛇首或蛇尾服饰公主沐浴更衣用餐等等的情形,着实猎奇。随即甩甩头把那些古怪的场景挥出脑袋,站定在龟丞相身边对蓝蛇道:

“这位小姐,可以看出你是有意护着自家主子。但你也该清楚我们的到来意味着什么。面对必然发生的问题如果一味逃避,事情只会向最坏的方向发展。

你家主子的那位兄长可是积极得很,恨不得付出一切代价让我们为它服务。若是今天真的就这样把我们拒之门外,你可想过公主殿下日后会如何?”

日后,指得当然是国王驾崩,王子继位之后。看那袋獾王子满心欢喜兴致勃勃地筹划谋害生父的事情就可以预见其上位后公主的处境。当然这话曲芸是不能明说的,不然哪怕这动物王国的居民们再简单直接恐怕都会怒从心起。

“这……”蓝蛇犹豫了。身为女仆,她平时确实不需要考虑那么多事情。但这条大蛇一点也不笨,到曲芸点出,她立刻就明白了后面的事情。

这些贤者,不得不见。

正当蓝蛇女仆犹豫不决时,原本应当躲在棺材里休息的康斯妮居然突然出现。她顶着金发碧眼,完好如初的小脑袋乐呵呵上前一步道:

“我家主人可是相当温柔的,最会哄女孩子开心。就算之后没什么事情发生,要她去劝劝你家公主,也准能让它好起来的!”

蓝蛇女仆听完这话打了个寒颤。她倒不是不相信康斯妮,只是那丫头说话时那炽热的目光让它有一种被苍鹰盯上的感觉。

在血族眼中,这条皮肤湛蓝没有手臂的蛇小姐可算是货真价实的美女了。而比她本身更诱人的,是她那奇毒无比的血脉。若是能圈养起来每日吸食,终有一天可以诱发强大的变异。这可比吸食人类美女要实在多了。

曲芸秀拳猛敲康斯妮的后脑,把她的小舌尖打吐出来的同时中断了她不靠谱的遐想。继而转头对蛇女仆道:“怎么样,无论于公于私,还是让我们进去谈谈比较好吧?”

蓝蛇女仆威胁地缩紧身体吐了吐信子,谨慎地点了点蛇头:“可以……但是!只有你自己进去。”

见着小吸血姬把人家美女蛇吓得不浅,云裳仙子们皆是苦笑。倒是也没有人提出什么异议,原本团队中的这种事儿就是由曲芸自己负责处理的。

曲芸跟着蓝蛇女仆进入房门,云裳仙府其余几人都围到了康斯妮身边,毫不客气地乱戳乱摸着。任棉霜在反复确认这课脑袋之后还是无法相信眼前的情景,将目光头像团队中的医师。

“毫无疑问,她康复了。”梅娴诗波澜不惊地答道。她面色淡然,已经以神识反复探查过康斯妮的头颅。里面的血能循环是做不了假的。

“怎么做到呢?晋级了?”尹熙颐上前揪住康斯妮的小脸蛋试验般地拉扯着。然而以两人欢喜冤家般的关系,很难让人不怀疑尹熙颐的真实目的是否在于公报私仇。

康斯妮果然噘嘴打开了尹熙颐的手:“说实话,我也不清楚。血能基本没发挥什么特别的作用,是其它一些原因。说实话,我感觉在这个世界里,似乎只要能复原的伤势都会很快复原,和我的种族特性无关。要不,你也试试?”

尹熙颐闻言指得躲到任姐身后。包括她在内,云裳仙府的一半成员都有断肢重生的能力。但像康斯妮这样基本不影响实力也不可能致命的可没有第二个。

会客厅连接着寝宫,说白了算得上是王室子嗣们居所的一部分。跟随蓝蛇女仆进了所谓的“会客厅”,曲芸着实有点吃惊。

她原先以为,把国家要事丢在脑后以身体有恙为借口拒绝见自己的伊犁鼠兔公主应该是个被宠坏的刁蛮任性的小公主。谁知事实正好相反,伊犁鼠兔公主的会客厅连袋獾王子那窗明几净的会客大厅其一角都算不上。

勉强来说,这差不多就是一间仓库。没有窗口,潮湿而阴暗,只有烛光被镜子反射把室内照亮到不至于连对面谈话的人脸都看不清楚。

房间里几乎没有女孩子喜爱的珠宝装饰,只有简朴的沙发和茶几,以及一座不知道放了几百年,早都不会走了的老座钟。

就连绣有王室徽章的挂毯也和城堡回廊中随处可见的款式一模一样,曲芸十分怀疑它根本就是从外面墙上摘进来的。

然而这样简陋的,阴暗潮湿如地牢一般的房间却被蓝蛇女仆打扫得干干净净。所有的陈设都只是纯粹的老旧而已。古老,却一尘不染。

坐在曲芸对面的伊犁鼠兔公主倒也不至于寒酸到穿着仆役的衣装来见客,而是穿了一条童话故事书里公主常穿的白纱裙。但同样可以看出,这条长裙她已经穿了很多年了。干净,却已经洗到有些泛黄。

一只装在洋装里的拟人兔子会是什么模样?可以说像极了那种贵到吓死人的毛绒绒玩偶,让曲芸不由得想起了安恨晶在自己房间里收集的那些雪丽布偶。

作为拟人化的动物概念,伊犁鼠兔公主的身材比起今天曲芸见过的所有动物王国成员都要矮小很多,整个身体的尺寸大概也就只有曲芸的一半。她静静坐在沙发上,红着一双眼睛。有些不满,又有些畏惧地看着曲芸。

不要误会,伊犁鼠兔这物种眼睛可是黑的,此时会红完全是被她哭的。事实上,只有白兔才会有一对红眼睛,而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兔都不是红眼睛的。